亿万萌宝

亿万萌宝

亿万萌宝

总裁豪门 已完结
110.6万万字
魔情小说

最近阅读:

“白三少,你别忘了,我们只是假结婚!”乔以恩抓住某只不安分的手,咬牙切齿。白季寒邪肆一笑,堵住她的唇:“你倒是提醒了我,婚后欲睡,名正言顺!” 她,不受宠的帝都乔家小姐,个性清冷自信,凉薄真实。一朝闪婚,本以为只是多了一张纸,谁知竟惹上一头不折不扣的“狼”!他,CSM国际财阀首席,黑白两道只手遮天的神秘帝少。本性孤傲不驯,对女人有深度洁癖;却独独宠她,宠得毫无上限。 某萌宝醋了:“乔乔,我一定比白季寒更宠你,你要爱我多一点……”

展开

目录

最新章节:第364章 大结局

书评区

(共0条) 更多
0/200

猜你喜欢

  • 一慕情深
  • 惑世盗妃
  • 邪王辣妃
  • 一夜惊喜:总裁太粗鲁

    总裁 连载中

    一纸契约,他们闪速结婚。 他宠她,疼她,让她成为天下所有女人艳慕的对象。 当她拿着怀孕化验单,满脸幸福地站在他面前时,他却递上一张离婚协议书。 她没要他给的天价补偿,净身出户。 五年后,她挽着未婚夫挑选婚纱时,他忽然出现,将她拽到身边,霸道地说,“老婆,我儿子说了,不想要后爹。”

  • 神医狂妻很逆天

    宅斗 已完结

    新婚前夜被告知未婚夫要妻妾同娶,她活活气死。 再睁眼,华国神医穿越成顾府懦弱的二小姐,妙手回春,枯骨生花,惊才绝艳,冠盖满京华! 继母欺压,姐妹陷害,未婚夫变心,她大手一挥,统统教他们重新做人!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却不想平白招惹了一个妖孽,她挖坑,他填土,她步步为营,他荡平阻碍。 他宠她上天入地,蚀骨铭心,只有她还傻傻的不自知。 直到某天,闺房里忽然躺了个黑影。 “……你在这里干什么?” 妖孽笑答:“夫人,夜深了,就寝吧。”

  • 慕少放肆宠

    虐恋 已完结

    慕司丞,人前优雅矜贵,高冷禁欲,为慕氏帝国高高在上的继承人。人后,却化身恶狼。原以为一场交易之后,她和他再无交集,哪知道,这个男人却强势进入她的生活。开始各种明宠暗宠,把她宠上天。她不解,直到失去的记忆寻回,她才知道,她曾救过他。而她,开始做着逃离的打算。他便以婚姻为枷索,将她牢牢禁固在身边。婚后第一天,她气呼呼的说,“慕司丞,我想离婚。”“老婆,别闹了。”“我说真的。”她剁脚。“看来婚姻还不足于让你乖一点,不如,我们再生两个孩子怎么样?”男人低沉笑问。

  • 魔情小娇妻

    宅斗 已完结

    夜半三更,大胆的女人来他房间,被抓包她居然说爱他,好,成全你! 吃干抹净后顺带帮她解决了家务事!谁知道这女人翻脸不认人! 他把距离变成负距离邪肆的问道:“想起来我是谁没?” 她心虚,眼珠子慧黠一动:“哦,你是夜总会的那谁吧?先说好,我没钱!” 他眼中寒光一闪,把她一顿好收拾! 夜雪终于知道招惹了帝国第一总裁顾瑜琛的下场,那就是三天别想出门! 以为这辈子不会跟顾瑜琛有交集,却发现基因研究所关于他身体的秘密,原来不过是父亲设计女儿的一场局。 她埋葬所有亲情恩情主动找上他。 他邪肆一笑:“女人,招惹我,就是一生!” 她回以百媚:“春风十里,不如吻你!”

  • 再娶妖娆弃妃

    宅斗 已完结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你嫁进门之前,没人教过你么?”“有,不过在我心里,从没把王爷您当成鸡和狗看,王爷您也千万别这样看低自己。”一朝穿越成容王府的下堂弃妃,人生已经很狗血,白莲花还天天找上门来闹事,姐把你当人看,你丫还非要学狗叫,看姐辣手摧花摧死你这朵白莲花。王爷老公时刻来找麻烦?不怕!姐上头有人,虐死渣男不手软。不过,眼前这是什么情况,她让王爷老公娶妾生子齐好家,他却“恩将仇报”只要她?“爱妃说得对,齐家治国平天下,本王先跟你生个娃齐好家,再来治国平天下。”渣男中的轰炸机,姐把你当闺蜜,你竟然想上我!渣男日日索欢喂不饱,如狼似虎把她压。某女炸毛:“渣男,你丫齐家齐够没?!”“还不够,本王打算齐一支蹴鞠队!”蹴鞠?蹴你妹啊!某女抚腰掀桌!王爷如此多娇,引娇妻王妃痛断腰啊!

  • 厉少宠妻甜死人

    宅斗 已完结

    “让她自己动!” 第一次去继父家,就被人吼了。 沈长卿看着眼前这个刚毅俊酷的男人,瞬间,脑子里如同浇了一壶开水。 “宝贝,舒服吗?舒服就自己动。” 昨夜激情似火的画面闪过脑海,那个和她颠鸾倒凤的男人,竟是她法律名义上的哥哥! 为父续命,她女扮男装潜入厉家,成了厉家三少,本以为从此兄友弟恭、相安无事。 可谁来告诉她,这个爬上她床的男人想干什么? “给我生个儿子。”厉大少长臂一伸,将她搂入怀中。 她大吃一惊,“我……我是个男人!” “是吗?”对方挑眉一笑,冷酷腹黑,“谁说男人就不能生子了?” 五年后,她身着妖艳的大红礼裙强势回归。 他堵她在墙,“敢偷我的种,还有胆回来领罪,不错。” “先生,我们恐怕不太熟。” 他一愣,挑眉冷笑,“我知你深浅,你知我长短,还叫不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