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太辣我怕怕

娘子太辣我怕怕

娘子太辣我怕怕

宫斗宅斗 连载中
232.6万万字
魔情小说

最近阅读:

冲喜?吃不上饭?穷的叮当响? 又没缺胳膊断腿,活人还能被尿憋死! 撸起袖子发家致富。 渣渣太多轮番上阵? 抡了棍棒打的满地找牙,让你们知道,老娘发飙连自己都害怕! 只是,斗得过极品,虐得了渣渣,就是奈何不了腹黑的他。 某男笑得灿若桃花,“娘子,快来。” 某女咬牙,“不来!” 某男一脸得逞,“行!我来!”

展开

目录

最新章节:第1091章 倾城和云蔚(完结)

书评区

(共0条) 更多
0/200

猜你喜欢

  • 超级萌宝
  • 心死如毒殇
  • 爱情围成了婚姻
  • 酷帅老公爱吃醋

    宅斗 已完结

    在姐姐的婚宴上喝醉,夏冰倾不小心走错了房间,把慕家三少爷给“睡”了。慕月森,一个拥有尊贵身份,气质高冷,城府颇深的财阀继承人。“昨天晚上的事,你觉得是你吃亏还是我吃亏?”他带着慑人的目光,玩味的看着她。“当然是——,你比较吃亏!”夏冰倾涨红了脸,违心的回答。火速的逃离“作案地点”,以为这场荒唐的“邂逅”会就此随风淡去,岂料一个月之后,她跟他住到了一个屋檐下。本想跟他和平相处,井水不犯河水,岂料在第一天就被他强行舌吻。夏冰倾以为反抗到底总是有用的,可渐渐她发觉,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这个世界永远都遵循弱肉强食的不变法则。而慕月森对她怀揣的目的很简单——得到她!得到她!得到她!每一次她假模假样对他甜甜微笑的时候,他总有一种把她一口吃掉的冲动。

  • 美男夫君有点邪

    霸道 已完结

    现代外科整形医生一朝穿越成了丞相府最为唾弃的野种,姨娘将她吊起毒打,长针扎入指甲缝,血肉剥离,逼她给五十岁的将军做续弦夫人!一道突如其来的圣旨下来,要丞相府千金嫁给残暴无道,冷血薄情且毁了容瞎了一只眼的邪王!一时间府上诚惶诚恐,她又被绑上花轿嫁入了邪王府。传闻邪王一连娶了四个老婆,且都没有一个能活过一个月!昨日邪王的第四任王妃刚死,皇上就下令让邪王迎娶了第五任王妃!众人皆以为她活不过新婚当晚,然而第三天回门日,她回到丞相府,修理姨娘,虐打奴才,将丞相府搅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而这一切都是邪王默认并支持的!

  • 许你良辰美景

    总裁 已完结

    顾小初生日当晚被悔婚羞辱,艳照更是满天飞,她发誓三个月后证清白,只是没想到一个陌生男人强行带走她。他是M国第一财团的未来继承人司空傲泽,这妖孽的美男紧捏着她的下巴,“如果三天后他还是没有出现,我就让人办了你!” 笑她白小初是丑八怪?他明明那么喜欢她的唇,总在上面流连不已,真是讨厌!可是谁告诉她,为什么她酒后竟然将厌恶的傲娇男扑倒了?自此以后,她再也甩不掉那个傲娇自大的恶魔,“白小初!你敢反抗我,我就让你身上全是我的味道……”事实证明,恶魔的话都是很灵验的……她不仅仅被刻上了他的烙印,肚子里还有一个臭小子时不时地打打筋斗,简直就是那恶魔的缩小版,呜,到底谁来救救可怜的她?

  • 娘子请息怒

    女强 已完结

    断头台上,他黄袍飘飘,她清雅浅笑:这条命是她欠他的,还给他从此两清! 重生一世,她手刃宿敌,纵横九州,睥睨大地,却惹上不该惹的男人,上天入地亦是摆脱不了。 本以为和那高高在上的帝王已然两清,却不想今生性命也是他赐的,她仰天长叹! 新欢旧爱,如何抉择是个难题。 ****** 他带着绝世至宝‘凤鸣鼎’从世人畏惧的千年寒潭一身湿漉出来,脸色苍白却傲然:“本王以‘凤鸣鼎’,换你‘圣耀之刃’,这便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她怔然,她为他求神兵,只为摆脱那人的纠缠,得他庇护,他却作此惊世之举,她心乱了。 ****** 坠落断崖,她悔不该心动,再受剜心之痛,但那轻笑声却入耳,暖了她的冷心。 “若无把握再牵住这只手,本王又怎敢放手?玲珑,本王不是他,不做那负心汉。”他轻揽她腰,眸中风情醉人。 ****** “你可要想清楚,一旦你将我转入他体内,你再无制衡他之力,你可别后悔!”她身体内的神魔灵识警告她。 而她则看着为她万箭穿心的他,勾唇一笑:“即使他日后有负于我,我亦不悔。”

  • 禁欲男神送上门

    宅斗 连载中

    为了摆脱家族,乔羽安答应代姐联姻了,但结婚对象为什么会在中途换了一个人,变成了……高冷禁欲的顶头上司,什么鬼?!不过,高冷禁欲是吧?很好……个头!某天,乔羽安扶着酸软的腰抗议,“总裁大人,我要离婚。”“休想,我都已经被你染指了。”某高冷搂着她的小腰。“……”谁被谁染指了?外界传他高冷薄情,殊不知,他专情的对象只有他老婆一个人而已,于是乎,乔羽安被宠到暴露真面目。某名媛泪奔:“容少,你老婆打人啊!”“我惯的,怎么了?”

  • 傅少的娇妻

    宅斗 已完结

    一句承诺,将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捆绑在一起,她的生活从此天翻地覆。 “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住你的心。” 撒旦的爱情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他逼她吞下堕胎药。 她心灰意冷,他却霸道地圈住她的腰身,“夺了我的心还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