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辣狂妻最倾城

火辣狂妻最倾城

火辣狂妻最倾城

穿越架空 连载中
912.8万万字
魔情小说

最近阅读:

夜轻歌,北月国闻名遐迩的废柴,皇城第一丑女,死于非命,身败名裂。凤眸睁开时,来自王者佣兵的灵魂将主宰这具身体,天地间风起云涌。废物?炼绝品丹药驯百兽之王谁与争锋,乾坤尽在素手中。丑女?谁又那知不堪之下是何等的倾国倾城风华绝代。这一世,她风华尽显,以天才之名,艳杀天下!凤凰重生唯我独尊,天上人间任她逍遥,尔等不服!从此四星大陆少了个废物,多了个绝世天才。——“娘子,我想要个娃。”某只狡黠的狐狸眼巴巴的望着她。“滚!”

展开

目录

最新章节:第4199章 中南伯的小世子

书评区

(共0条) 更多
0/200

猜你喜欢

  •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 逃妻萌宝逆袭记
  • 总裁的天价影后妻
  • 帝少宠妻太甜蜜

    宅斗 已完结

    后妈羞辱她,他云淡风轻的将人扔到池塘里,冷漠的叮嘱:“我老婆还是个孩子,你不要欺负她。” 猥琐男对她耍流氓,他不动声色的把人胳膊卸掉,霸气的宣布: “敢占我女人便宜,吃了熊心豹子胆!” 同事陷害她,他面无表情的命人下达解雇书,放话出去: “谁敢欺负她,就是和我为敌!” …… 传闻,慕家二爷,不近女色,十足的禁欲系男人,唯独对自己的老婆宠上天,疼入骨。 作为他的老婆,一定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傅书瑤:“传闻都是放屁,我一点都不幸福。” “你不幸福?看来是我不够努力。” 当天晚上,傅书瑤浑身酸痛地咬着被角嘤嘤哭泣。

  • 天降亿万萌宝

    宅斗 连载中

    家道中落,为了拯救入狱的父亲,她不得已献身未婚夫,不料误惹未婚夫的叔叔! 一夜强宠,十月怀胎,生下一对可爱的天才双宝。 四年后,她携子归来,却被他抵在墙角—— “带着我的孩子逃了这么久,终于舍得出现了?”

  • 爱你蓄谋已久

    宅斗 已完结

    一段维持了三年的婚姻,最终走到了尽头。 五年后,当她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跑出来,贪婪的摸着她白嫩的手:“嘿,美女,我看了一下你的手相,面相学说,你命中缺我!跟我回家做我媳妇儿吧?” 温凉笑:“你觉得我们合适吗?” “我百搭!实在不行,大不了你搭我爹,我搭你呗!” 温凉:“……” *** 于是,祁总开启了满满撩妻路。 温凉表示,她走过最长的路,一定是祁总的套路。 例如: 喝醉酒的他,逼着她叫他祁哥哥,后来温凉发现,喝醉酒是装的…… 例如: 他说,如果你真的决心要走,我绝对不会挽留你。是的,他没挽留,因为第二天早上她根本下不来床。 例如: 他以陌生人的身份加了她的微信,还问她:怎样才能追回前妻。幽默的是,她出了无数个好主意,最后让他全用在了自己身上…… **精彩小片段** “少爷,少夫人逃到临市了,追吗?” “不追,让她好好冷静冷静!” “可是少夫人是和顾先生一起……” “备车!……不,备绳子!” 薄秘书一头冷汗,于是,带着两捆绳子上了飞机…… 其实他想说,少夫人只是和顾先生一起去了机场而已…… 新浪微博:初尘神知秋。 有微博的宝宝们可以关注一下,互动一下。

  • 许你一世安然

    宅斗 已完结

    秦越:只对老婆耍流氓是每个好老公应尽的义务!许安然:谁是你老婆!亲也亲了,摸也摸了,床单也滚了,孩子也有了,难道还不打算给我正名?你还要我偷偷摸摸到什么时候?孩子?!哪里来的孩子?!许安然暴躁了。想要孩子还不简单?秦越邪魅一笑。啊--许安然彻底崩溃!秦越,我已经不会再爱了,上一段感情,已经摧毁了我对爱情所有美好的想象。许安然,不管你想要的爱情是什么样子,我全都可以给你,来我怀里,我许你一世安然!

  • 如胶似妻:腹黑总裁来发糖

    豪门 已完结

    一夜缠绵,他像高高在上的天神,她像被丢弃的小猫。 “我给你一百万,不过,你要陪在我身边打工还债。” 一句话,她从平凡女孩变成了总裁的贴身“长工”。 单纯如她,想尽办法还债,他却宠她,疼她,让她渐渐沉溺。 当她拿着怀孕化验单,满脸幸福地拨通他的电话时,听筒里的两个字让她浑身冰冷——打掉。 刀子划过脸颊,精致的脸庞满是刀疤,她的心终于死了。 三年后,华丽转身。 小猫咪变成了国民女神,他可还认得她?

  • 给你的温柔缱绻

    宅斗 已完结

    一次酒后宿醉,顾依雪被陌生男人抱进浴室。洗干净,然后,吃干抹净。一个月后,这个男人用一场盛世婚礼娶她为妻。陆励阳,名门公子,B市最有钱有势的男人,他挥霍两个亿,只为娶她。床笫间,温柔缱绻。他说:做陆太太,你让我睡,我绝不睡别的女人。他还说:我陆励阳的女人,无论犯了什么错,天塌下来也有我撑着。整个B市都知道陆少宠妻无度。婚后一年,却突然爆出爆炸性新闻,陆太太拿刀差点捅死情敌,随后锒铛入狱。两年后,再相见。他的身边已经有心爱的女人和他们的爱情结晶。他却仍对她这个前妻纠缠不清。她的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不想死就离我远点。”他笑,“死在你身上,我很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