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赖上我

大叔赖上我

大叔赖上我

总裁豪门 已完结
58.2万万字
魔情小说

最近阅读:

开车不小心Duang了帅大叔,奈何大叔温柔又贴心,林晚表示,是时候和自己那从没见过面的老公离婚了。 然而,与老公初次相见,林晚痴呆状:这个世界也忒小了点!为什么会是他? 大叔却笑的腹黑又深沉:“听说我的小老婆要给我送一顶帽子?” 林晚笑的一脸尴尬:“你放心,肯定不是绿的!” 男人步步逼近,将她抵在墙角笑道:“如果我的小老婆‘出轨’对象是我,我并不介意………”

展开

目录

最新章节:第263章 第263章 大结局

书评区

(共0条) 更多
0/200

猜你喜欢

  • 鲜妻太甜吻不够
  • 往事并不如烟
  • 总裁强宠:娇妻别想跑
  • 命定好夫君

    皇后 已完结

    黑道大姐大穿越成农家苦命女,为了三哥的彩礼钱被卖给地主家当小妾。 “要命还是要人?”琉璃踩着老地主的头,冷声问道。 农家女被老地主八抬大轿送回家,毁了三哥的定亲礼,打了爹娘的脸,闹得唐家鸡飞狗跳。 惹了她唐琉璃,哪里有好过日子的! 小小农女,不靠爹娘,靠那青青的山,靠那碧绿的水,自力更生,自立门户,盛世田园,自有佳婿觅上门。 地主家的三郎,身着状元服,三聘六礼,大红花轿。 琉璃抿唇轻笑:“我差点成了你的十三姨娘,你当真不介意?” 腹黑冷面的逍遥王,“逍遥王妃换你盛世田园,换还是不换?” 红衣翩然,女子冷笑:“皇后之位或许会考虑!” 天下英豪出冥教,冥教教主绝美妖邪,“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琉璃问道:“天下也不要了吗?” 得唐家琉璃得天下,是谣言还是命数?

  • 天才萌宝:爹地,妈咪又想逃

    宅斗 连载中

    一场设计,她无奈之下,为陌生的男人生下孩子。 本以为再无交集,五年后,他强势进入她的生活,“女人,撩了就想跑?没门!” 天才小魔王神助攻,“妈咪,我替爹地来征婚,你是NO.1!” 一手机智萌宝,一手腹黑老公,韩若两眼冒桃心,“我也太幸福了吧!

  • 邪王宠溺

    穿越 已完结

    月圆之夜,她竟被渣姐毒母绑到项王府里做了替罪羊!传言,项王堪比恶鬼,被他破了身子的女人,都会化成一滩血水!尼玛!这不是把她送给活阎王了嘛!为了保命,万般无奈之下她一拍大腿说道:“王爷,我不是处!” 而他却毫不嫌弃,一把搂了她在怀里:“爱妃,是不是,本王一试便知道了。” 一夜痴缠,她被某王吃干抹净,却奇迹般地存活下来,然而等待她的,只是一纸休书。 休就休,姑奶奶包袱一卷,逃之夭夭,从此天高皇帝远,天下任逍遥……如果没有某王对她赶尽杀绝的话。 某日,剑抵喉间,她终于忍无可忍,怒道:“纳兰弘轩,我已经被你休了,你再这样,我可以状告你调戏良家妇女!” 而他邪魅一笑:“明月,当初你偷了我的孩子,就要有觉悟,这辈子,我们不死不休。”

  • 爹地要宠我妈咪

    腹黑 已完结

    “查一下那个女人的资料!” 白司夜,一直在寻找一个女人,她曾与他一夜情缠,留下他的裸照后溜走。 “总裁,染指你是个意外!” 慕琉星,小心翼翼怕被顶头上司发现,自己就是当年夺去他清白的小色女。 “妈咪,爹地知道真相了喔。”天才儿子眨着大眼睛卖萌。 “丫的,宝贝快跑!”慕琉星带着自家儿子跑路了。 “总裁,夫人逃走了!” 白司夜怒了,“把飞机场封了,看她怎么走,她以为她上辈子是折翼的天使吗?睡了本少爷,就得乖乖负责!”

  • 豪门盛宠:墨少狂宠小鲜妻

    宅斗 已完结

    墨昱辰,千亿帝国墨氏集团继承人,人称四少。   传言他不喜女人,面冷心狠,杀伐果断,手腕毒辣,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存在。   可是婚后的墨四少,忽然化身宠妻狂魔,开启全方位360度无死角宠妻模式。   帮她虐渣男,手撕白莲花,狂踩绿茶婊,自此走上人生巅峰。   大家都说,墨昱辰是在利用洛一心,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婚。   在一次采访中,女主持人问墨昱辰,“四少,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是什么?”   “以我之姓,冠她之名。”   “听说四少在家里毫无地位,就没想过翻身吗?大家都很同情四少。”   “宠我老婆,关你们什么事!”   “可是四少,少夫人在外面养小白脸,真的也不管吗?”   墨昱辰的脸色当即漆黑一片,“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回家收拾她!”

  • 嫁给陆先生

    宅斗 已完结

    她错进了房间,被迫与他一夜错乱。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她问他,“陆先生,你愿意娶我吗?” “娶你可以,但你要想好了,我不会爱你。” 可是说好的不会爱呢? 婚后,陆先生对梁小姐疼惜有加、宠爱无边,恨不能把全世界最好的都亲手捧至她面前。 “谁要是惹梁清浅不高兴,那就是跟我陆仲勋作对!” 可是当有一天,他抱着另一个女人对她露出失望的表情时,她故作毫不在乎,“陆仲勋,你既心有所爱,又何须清浅。” 她走的那天,A市全城戒严,陆先生不惜动用关系,只为找回陆太太…… 人来人往的机场,他将她抱在怀里,“亲爱的陆太太,你可知我心所爱,只是清浅,只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