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囚妃

邪王囚妃

邪王囚妃

宫斗宅斗 已完结
108.5万万字
魔情小说

最近阅读:

她以为他恨她入骨,毒杀,暗杀,甚至亲手将她推落山崖,招招夺命令人心寒…… 可是,他又挡不住心里的那股火,与她夜夜抵死痴缠。 “爱妃把这块红烧肉吃了,本王喜欢胖一点的……”他俊美无双的脸,带着邪恶宠溺的笑缓缓靠近,“不吃么?那本王亲自喂你?”

展开

目录

最新章节:第508章 续篇和亲逃妃268:永远结盟

书评区

(共0条) 更多
0/200

猜你喜欢

  • 千金索吻:卖身总裁惹不起
  • 帝少老公夜夜来
  • 爱你,一醉方休
  • 顾少的心尖妻

    宅斗 已完结

    【首发站】苏可歆只想嫁给一个普通男人,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莫名其妙地成了总裁夫人?他许她一世,宠她入骨,待她如宝。她以为,这或许就是幸福了吧,可他突然将一沓纸丢在她面前——“苏可歆,我们离婚吧。”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从云端跌落,粉身碎骨。五年后,她归来,与他重逢,身边却是多了只萌萌哒小包子。小包子看着眼前的男人,眨巴眨巴眼睛。“妈咪,这个叔叔长得跟我好像,难道他也是妈咪生的么?”

  • 腹黑老公请走开

    宅斗 已完结

    不就帮闺蜜抓个奸吗,哪知一不小心差点剪掉男神的大丁丁! 一失足成千古恨,傅七七不得不和男神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条约内容——如果不举,傅七七小姐将承担全部责任! 某天,霍云深终于按耐不住,将傅七七压在墙角。 傅七七:“你,你,你要干什么?” 霍云深:“协议内容你忘了?我落下后遗症了,你要对我负责。” 傅七七瞪大了眼珠:“你不会真的不举了吧……” 霍云深勾唇一笑,没有否认。 某女心中咆哮,你丫的不举不要来找我啊,可怜我年纪轻轻就要守活寡。 某腹黑男看着小女人一脸煞白,终于露出得逞的笑意:“放心,我会让你‘幸’福的。”

  • 美男夫君有点邪

    霸道 已完结

    现代外科整形医生一朝穿越成了丞相府最为唾弃的野种,姨娘将她吊起毒打,长针扎入指甲缝,血肉剥离,逼她给五十岁的将军做续弦夫人!一道突如其来的圣旨下来,要丞相府千金嫁给残暴无道,冷血薄情且毁了容瞎了一只眼的邪王!一时间府上诚惶诚恐,她又被绑上花轿嫁入了邪王府。传闻邪王一连娶了四个老婆,且都没有一个能活过一个月!昨日邪王的第四任王妃刚死,皇上就下令让邪王迎娶了第五任王妃!众人皆以为她活不过新婚当晚,然而第三天回门日,她回到丞相府,修理姨娘,虐打奴才,将丞相府搅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而这一切都是邪王默认并支持的!

  • 娇妻来袭:总裁撩不停

    宅斗 已完结

    一睁眼,她对上一双噬血冷情的眼睛,仿佛要把她拆骨入腹。重生前,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逃离这个绝色男人的梏桎,与心爱的男人双宿双飞,殊不知到死才醒悟,爱的不过是个渣男。重生后,她凭着一身医术和上岗的智商,虐渣男,斗白莲花,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一切。所有的计划,皆在她掌控之中,偏偏她对他心怀目的讨好为何变成了一包又一包的狗粮?明明是想重获自由,与他划清界线,为何却被他拐进礼堂?不,她要逃!可逃了逃才知道,天下之大,全是他的天下。某少妖孽逼她在墙角:“宝贝,要逃可以,先还我一个猴子!”某女emmm,许下的承诺,欠下的债,流着泪也要还出来……

  • 悍妻来袭:老公,请靠边

    总裁,穿越,重生 连载中

    一次重生,她从末世东部军区第一指挥官,变成了一个懦弱无能的军门小姐。初见,她浑身浴血,冷静交易,以神级操作帮他夺得飙车冠军后潇洒离去。再见,豪门晚宴上,她一脚把想要害她出丑的妹妹揣进了池子里,震惊整个京都贵圈。第三次见她,他眉梢轻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持证上岗的合法老公了。”奈何插足狗实在太多,只能卖萌卖惨外加利诱。“安安要出国?还愣着干嘛?去买飞机啊!“”要出任务?去,什么枪支火炮,全都给我买最好的!“什么?跟某个军官勾肩搭背?某男:”嘤嘤嘤,你变了,你不爱我了~“她冷眸一眯,直接反身将他扣在了墙上,嘴角轻挑,“可爱,想……”男主腹黑强大追妻不要脸,女主冷酷强大霸气狂拽,互宠都市热血爽文~

  • 复仇嫡女

    宅斗 已完结

    她是丞相长女,为助夫君登上皇位,容貌尽毁,忍辱负重。岂料,渣男早已与心机庶妹暗中苟合,借口将她打入冷宫,再联手庶妹逼她剖腹取子,逼她唯一的弟弟沦落成乞丐,杀她全家,将她做成人彘,囚禁于牲口棚,与猪狗同眠,受尽人世间最惨痛的折磨。一朝重生,她脱胎换骨,浴血归来,仇恨加身!顶着一张美艳的“冷血脸”,夺重权,斗姨娘,杀庶妹,杖奴婢,遇神杀神,遇鬼杀鬼,渣男隔三差五登门拜访,变着花样提亲,她只给他一个字:“滚!”她说,这一世,不动心,不动情,不爱,不恨,只愿如此过一生。可惜,最终她还是逃不过前世欠下的情债。他说: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皇权之中若少了你,哪怕生灵涂染,江山尽毁,背负一世骂名,被日夜诅咒,我也要夺回你。他说:我的骨子里,我的血肉里,我的经脉里,都只有三个字——连似月,你要走,我陪你赴汤蹈火;你要留,我陪你细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