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老公夜夜来

帝少老公夜夜来

帝少老公夜夜来

总裁豪门 已完结
110.5万万字
魔情小说

最近阅读:

她被他逼至墙角反抗:“冥少,我身份普通配不上你。” 他勾唇:“没事,你胸大。” “胸大无脑!”“没事,我爱摸胸,不爱摸脑!” 他邪魅一笑,化身为狼,将她压在身下,花样折磨,百般宠爱。 …… “小少爷,你怎么哭了?” “爸比将妈咪压在床上打她,妈咪一直在叫痛,我要不要去帮忙呢呜呜呜……”

展开

目录

最新章节:第433章 大结局

书评区

(共0条) 更多
0/200

猜你喜欢

  • 帝少爱妻入骨
  • 谁负我情深
  •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
  • 季少独宠妻

    婚恋 已完结

    陶婉玗半夜起床喝水,撞破未婚夫跟闺蜜的奸情。她的亲生母亲不帮她讨伐,反劝她成全。 还真是———— 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 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亲情的火苗说灭就灭! 感觉自己就是个杯具的陶婉玗,不小心撞到来家里急诊的“外科医生”。高冷大叔一眼万年的盯着她,语气坚定,“丫头,不介意闪个婚体验一下人生吧!”   陶婉玗懵了,就这么赌气的把自己嫁了出去。   本以为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了,谁知婚后某一天她发现了医生老公的各种秘密…… 秘密暴露,她提出离婚。 她怒吼,“你猥琐!” 他挑眉,“要解锁?” 于是,她被他强逼着上了一晚上人生教育课…

  • 我的恶魔总裁

    总裁 已完结

    游泳池里,他盯着她湿透的衣服,步步紧逼;他狂傲邪佞,掌控着整个商业帝国,坐拥天下。 十天十夜的纠缠,她是他枕边的小白兔,让他撩火撩心; 他如狼似虎,一张口就将她吃干抹尽,连渣都不剩。 听说,她怀过他的孩子,是死婴;听说,那场大火,他面目全非;婚礼上,她问他:“新欢和旧爱,你要哪一个?” 她撕碎了婚纱,笑的寡凉:“我怎么忘了,薄擎就是薄情啊!” 他们都是彼此的罂粟,有毒、有癮,噬骨、撩心,日日夜夜沉沦不休; 她走,他步步紧锁:“摸过、睡过,偷走了我的心,你还想走?” 她回,他将整个世界捧到她面前:“你不要,我就摧毁。” 她一直以为爱的最深的是自己,却不知道这个男人在她离开时,毁了世界,也毁了自己,从此无悲无喜。

  • 腹黑老公请走开

    宅斗 已完结

    不就帮闺蜜抓个奸吗,哪知一不小心差点剪掉男神的大丁丁! 一失足成千古恨,傅七七不得不和男神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条约内容——如果不举,傅七七小姐将承担全部责任! 某天,霍云深终于按耐不住,将傅七七压在墙角。 傅七七:“你,你,你要干什么?” 霍云深:“协议内容你忘了?我落下后遗症了,你要对我负责。” 傅七七瞪大了眼珠:“你不会真的不举了吧……” 霍云深勾唇一笑,没有否认。 某女心中咆哮,你丫的不举不要来找我啊,可怜我年纪轻轻就要守活寡。 某腹黑男看着小女人一脸煞白,终于露出得逞的笑意:“放心,我会让你‘幸’福的。”

  • 甜妻凶猛

    宅斗 已完结

    他霸道邪肆:“老婆,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约么?”她俏丽迷人:“睡觉可以,爱情免谈。战少,约吧!”一条雪白大腿横亘在战天擎眼前,这小女人大胆扬着下巴挑衅:“男人,到底做不做?不做老娘找下家了!”结婚两年,互不干涉。明明说好无性婚姻,谁能告诉她这男人为何突然要她履行夫妻义务?苏医生心间藏着一个男人,战天擎攻城略婚,步步为营,用尽兵法三十六计只为抱得美人归。苏暖没有想到的是,背叛婚姻的,首先是他!她冷漠绝决:“离婚!”她潇洒离去,却不知腹中有悄然发芽的种子。三年后,一对龙凤胎出现在他的视野,他看着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儿,将她抵在冰与火的边缘:“苏暖,我们的帐该算算了!”苏暖被他逼至办公室角落,熟悉而又邪魅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弥漫而来:“我们离婚了!”战天擎邪肆一笑,尽情品尝她的美好:“只要我不同意,军婚就永远也不能离!”

  • 一品毒妃

    宅斗 已完结

    她是意大利黑手党的继承人,享誉国际的杀手,却被人设计陷害丧命。一朝穿越到被姐妹害死的世家小姐身上,被迫嫁给身中奇毒的病王世子。 沈家寒静池的秘密,缥缈宫宫主,再到武王府的诅咒,一切的开端就从她被迫嫁入武王府开始…… 侯门争斗不休,宫廷争斗接踵而来。 她被卷入其中,为了活,只能踏着白骨而上,双手染满鲜血。 她说:谁让我不好过,我就让谁见不到明日的太阳!她步步为营狠心算计,誓要将害她之人,算计她的,送进无边地狱一世疾苦! 可时不时来捣乱的世子大人是怎么回事? 世子大人委屈道:娘子,床已暖好,就等娘子沐浴更衣了。

  • 邪王宠妃无度

    女强 已完结

    一代医毒神偷,穿越成花痴丑陋的王府养女,寒池边上一不小心砸了病弱“美人”,搞得人家直接吐血三升,昏迷不醒,眼看就要驾鹤归西....... 来一套人工呼吸,外加银针三千,还有免费赠送的——第二春发育,贫胸大变化,美人儿,醒来后别太激动,求着我以身相许啊! 直至半夜美人儿找上门来,欺上她身,宽衣解带:“记得,是你扎本王的?准备好如何偿还的方式了?” 夭寿啦,美人儿竟然是自己的皇叔?! 直至明日,某女腰酸背痛,欲哭无泪——皇叔,咱能轻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