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雨过天晴

你是我的雨过天晴

你是我的雨过天晴

婚恋家庭 已完结
69.3万万字
魔情小说

最近阅读:

我不顾家人的反对跟以为会爱我到白头的男人裸婚,没想到,我怀孕的时候,他却有了外遇,还逼我净身出户! 一夕之间,我一无所有! 走投无路,我割腕自杀,那个害我痛失一切的男人将我从死神手里救了回来,圈在他的双臂之间,几近恐吓:“你这条命现在是我的!以后,我没让你死,你最好连死的的念头都不要有!” 他帮我虐前夫,帮我完成梦想,给我女人该有的一切,明知道我们只是肉体契约关系,可我还是对他动了心,他给了我希望,承诺我是他唯一的女人,却又在我怀孕的时候跟别的女人订婚给我深深的绝望… 4年后,我带着儿子华丽归来,他隐疾未愈,想再次拿我治病,我直接顶向他的胯下:“老娘已名花有主!” 我以为我不会再心动,可在他拿命救我的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我们的爱从未离开…

展开

目录

最新章节:第319章 大结局

书评区

(共0条) 更多
0/200

猜你喜欢

  • 甜妻密袭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帝国总裁心尖宠
  • 帝国总裁请克制

    宅斗 连载中

    被男友劈腿的苏青在酒吧随便抓了个男人,一夜后,发现对方竟然是个让女人合不拢腿的超级帅哥,心慌之下她大大嘲讽了一番人家技术不好,扔下一百五十块酬劳便落荒而逃。 翌日,苏青悲催的发现公司新任总裁竟然有点眼熟。 苍天啊,大地啊,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错把财神爷当牛郎,还把他得罪的透透的。 某日: “你不是说对我这种要哪没哪的女人不感兴趣吗?”苏青望着不断逼近的关暮深,一步步后退。 他将她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勾唇道:“你不一样,我感受过你的内在美。” 她慌乱的试图说服他。“还是前凸后撅的女人才有味道,我不是你的菜!” 关暮深轻轻叹息。“苏青,因为你对我始乱终弃,我很难过,文件我都没心情签了。”

  • 嫁给南少

    宅斗 已完结

    那一年,南亓哲初遇苏然,想尽方法让苏然嫁给自己。 苏然原以为这会是幸福的开端,却意外得知南亓哲娶自己竟是因为她七年前香消玉殒的那个女人相似。 伤心,失望…… 苏然不想当他眼中的高级妓女,一纸离婚书带着腹中孩子,踏上了那趟坠毁的飞机。 五年后,南亓哲再遇上那个本以为早已死去的女人。 他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苏然,孩子呢?” 她嘴角讥讽,“打掉了!” 他擒住她,一吻而上,“既然你把孩子打掉了,那就赔我一个!”

  • 大叔赖上我

    宅斗 已完结

    开车不小心Duang了帅大叔,奈何大叔温柔又贴心,林晚表示,是时候和自己那从没见过面的老公离婚了。 然而,与老公初次相见,林晚痴呆状:这个世界也忒小了点!为什么会是他? 大叔却笑的腹黑又深沉:“听说我的小老婆要给我送一顶帽子?” 林晚笑的一脸尴尬:“你放心,肯定不是绿的!” 男人步步逼近,将她抵在墙角笑道:“如果我的小老婆‘出轨’对象是我,我并不介意………”

  • 娇妻你好萌

    宠文 已完结

    他是B市最权利滔天的男人,也是最神秘莫测的男人,更加是她的……老公! 一纸协议,她成为人妻,开始隐婚同居的生活。 婚后生活苦不堪言,老公大人有点儿冷,还有点儿渣。 当他频频与当红女明星传出绯闻时,顾善决定跟他划清界限:“喂,我们离婚!” 离婚协议书当场被男人撕成粉末。 顾善抓狂爆走,却又无可奈何。 次日传出当红女明星被经纪公司冷冻雪藏,遭到全娱乐圈封杀的新闻,更有独家爆料人称:“女明星有眼不识泰山,惹恼商界大佬的太太,从此事业中断,被打入冷宫。” 顾善傻眼:“……” 总裁大人不是渣男吗?怎么摇身一变成忠犬老公了?

  • 穆少追妻用点心

    总裁 已完结

    她是名门闺秀,为爱倾心,却得不偿失。 他说:“一个人不爱你,不管你怎么眼巴巴的贴上来,我都只是当成苍蝇屎一样的恶心!” 一次巧合,却让他看到他对她的兴趣。 “怎么,想男人了?需要我帮忙吗?” 可是她却只是冷冰冰的看着她说:“抱歉,我不约!” 他以为她不爱他了,原来只是她身边多了另外一个他! 他想要吓退对方,“叶少将,你对我的妻子,会不会,太亲密了一点?” 只是他却不在意的回答:“既然你们已经离婚了,那么我想,我是最大的黑马!” 究竟是再续前缘,还是另寻温暖……

  • 夫人在上小王有礼

    女强 已完结

    古武鬼才重生异世,成为人人鄙夷唾弃的废柴。 什么?经脉堵塞,容貌被毁,还被人捉奸在床?笑话,就算是废柴,她也能扭转乾坤,睥睨天下!害她的人她百倍还之,爱她的人她以性命护之。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人不敬我,我还敬你个毛!宝鼎在手,丹药不愁。 萌宠出动,宝贝俱收。 啥?要我去给那半死不活的鬼门少宗主冲喜?好,只要你们不怕我冲死他!可是,这男人怎么跟外界形容的完全不同…… “娘子,你又想丢下为夫偷溜,嗯?”尾音上扬,危险至极.“哦呵呵,夫君你帅瞎我的眼,我怎么舍得溜?” 特么的,此时不溜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