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

萌宝来袭

萌宝来袭

总裁豪门 已完结
227.3万万字
魔情小说

最近阅读:

“女人,我要包养你。” 一觉醒来,小包子变成了放大版的霸道总裁,扬言要包养她? 站在一边的高冷冰山男人,更是无耻,“我和他,你准备要谁?” 他是权倾天下的顾大少,一向视女人为粪土,却唯独对她宠之入骨,甚至宠起来,连亲儿子都虐。 “妈咪,要买我爹地咩?长得帅又有钱,还会洗衣做饭,0元带回家!” “勉强买了。” 可婚后,“少爷,少奶奶跑了。” “抓回来,压一次就老实了!” “少爷,少奶奶又跑了。” “抓回来!压两次!“ 次次被抓,次次被压,某女怒了,“顾瑾年,你无耻。” 他不满的看着身下的她,“看来还是没有学乖!”

展开

目录

最新章节:第1074章 是她?

书评区

(共0条) 更多
0/200

猜你喜欢

  • 爱情无药可愈
  • 回首爱已凉
  • 宠你一生
  • 爱你蓄谋已久

    宅斗 已完结

    一段维持了三年的婚姻,最终走到了尽头。 五年后,当她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跑出来,贪婪的摸着她白嫩的手:“嘿,美女,我看了一下你的手相,面相学说,你命中缺我!跟我回家做我媳妇儿吧?” 温凉笑:“你觉得我们合适吗?” “我百搭!实在不行,大不了你搭我爹,我搭你呗!” 温凉:“……” *** 于是,祁总开启了满满撩妻路。 温凉表示,她走过最长的路,一定是祁总的套路。 例如: 喝醉酒的他,逼着她叫他祁哥哥,后来温凉发现,喝醉酒是装的…… 例如: 他说,如果你真的决心要走,我绝对不会挽留你。是的,他没挽留,因为第二天早上她根本下不来床。 例如: 他以陌生人的身份加了她的微信,还问她:怎样才能追回前妻。幽默的是,她出了无数个好主意,最后让他全用在了自己身上…… **精彩小片段** “少爷,少夫人逃到临市了,追吗?” “不追,让她好好冷静冷静!” “可是少夫人是和顾先生一起……” “备车!……不,备绳子!” 薄秘书一头冷汗,于是,带着两捆绳子上了飞机…… 其实他想说,少夫人只是和顾先生一起去了机场而已…… 新浪微博:初尘神知秋。 有微博的宝宝们可以关注一下,互动一下。

  • 国医狂妃

    穿越 已完结

    威风八面的高冷王爷娶了傻子王妃,本以为男强女弱他把她吃得死死的,克扣她的月银,连饭也不管饱。谁知,王妃抽风起来不要脸,粗暴起来塞金刚,撩起男人无下限,挂起招牌当大夫,富甲天下好不好?她傻他认,可是她妈的别动不动就犯花痴病,看到男人就走不动路。这是怎么回事? 爷:王妃呢?卫甲:爷,在后院摸小侍卫的手,说他内分泌失调了!卫乙:不对,王妃说他阳痿了。某爷磨牙:本王肾亏了,让她死回来给本王看看。

  • 你擒我不愿

    契约 已完结

    孟观源,韩氏二少,高学历,高智商,高——洁僻!女人在他眼里,是细菌。柳零,大龄剩女,身材一般,长相一般,学历一般,什么都一般。婚姻在她眼里,是麻烦。他被家族大老下了最后通谍,“年前结婚,给你五年自由。不然就乖乖回来接手企业。”“结婚,半年三百万。怎么样?”孟观源无比郁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怎么自己就看她顺眼了呢。“可以,外加一个条件;离婚后,一颗精子。”柳零笑得像只狐狸。得笔钱,离婚后,还能借颗精子的话,那绝对是赚到了。半年后。“孟先生,该离婚了。”“离什么婚,还是来研究研究怎么生孩子吧。”“喂,你的洁僻呢,我是细菌啊,碰了会感染了的。”“早就想感染了……”

  • 老婆专治偷心

    一夜 连载中

    “受孕三周。你体质特殊,建议生下宝宝……”童瞳前脚跨进大学校门,后脚便开启未婚妈妈的彪悍人生。某日,她被某嚣张大总裁截住:“你偷我的种?”“偷了又怎样,难不成你想赖上我?”她磨刀霍霍地呛回去。“别紧张。”他挑眉,“许你再偷一次!”

  • 枕上欢:老公轻点撩

    宅斗 已完结

    离婚证刚拿到手,那个男人就站到了言卿的面前将一份合约递到了她的手中。 言卿一愣:“你要和我结婚?” 男人点头。 言卿不同意:“我刚离婚。” “可你肚子里还怀着孩子,难道你不想他合理合法的出生?” 于是她刚拿到离婚证,又拿到了一张结婚证。 她说:“孩子落了户口,我就带着孩子离开。” 他点头说好。 可是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我要离婚。”她怒吼。 他抱着孩子依靠在床头看着她笑:“你觉得我会允许我的老婆孩子离开我的身边吗?” 她只好拿出了当初他们签订的合约,男人微微一笑:“你觉得你拿出的这个东西会有法律效应吗?”

  • 我是总裁初恋

    宅斗 已完结

    为了筹集妹妹医药费,温念瓷的父亲不惜将她嫁给一个傻子,在酒吧买醉,不料意外失身给傻子的哥哥。 婚后,她是他的弟媳,两人相敬相待。几个月后,她怀孕,众人皆知,身败名裂。他站了出来,为她挡住所有舆论和风浪。 后来,他们在一起,他花样宠妻,夜夜索取。温念瓷实在抵挡不住他的攻势,气愤道:“季灏霆,从今天起,不许抱我,不许吻我,不许跟我睡同一张床!” 男人妥协道:“乖,我答应你,不会碰你,快让我抱着睡……” 半夜,温念瓷连滚带爬的从房间内出来,嘴里骂骂咧咧:季灏霆,你个言而无信的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