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久成婚:总裁爹地超给力

爱久成婚:总裁爹地超给力

爱久成婚:总裁爹地超给力

总裁豪门 连载中
177.7万万字
魔情小说

最近阅读:

六年前,为了报复抢夺家产的堂姐,她决定设计堂姐喜欢的男人,并拍下亲密照,结果偷拍不成反被啃!六年后,她携女回国的第一晚,就被他一鞭子捆入怀中。自此,开始被迫解锁各种花式接吻大法,美其名曰帮他治病。某女气愤抓狂:“滚你丫的治病,麻溜的滚蛋!” 萌宝冷哼:“就是!属狗的吗?既凶残又霸道,还有病!赶紧滚出我家!” 总裁面无表情:“ 就不走,咬我啊!” 某女和萌宝:靳董,脸呢?!某日,记者采访。 “靳太太,请问靳董对你说过的最好听的情话是什么?”“我今天要出差。”靳太太咬牙切齿。 “啊?”懵圈的记者看向面无表情的男人:“靳董呢?” “有很多。”总裁大人凤眸里精光一闪而过。 一旁的萌宝满脸鄙视、鄙夷和不屑:明明是,“老公,你真棒!”

展开

目录

最新章节:第859章 想怎么死,尽管去!

书评区

(共0条) 更多
0/200

猜你喜欢

  • 帝少的小萌妻
  • 我为妈咪找老公
  • 拒嫁竹马男神
  • 一品毒妃

    宅斗 已完结

    她是意大利黑手党的继承人,享誉国际的杀手,却被人设计陷害丧命。一朝穿越到被姐妹害死的世家小姐身上,被迫嫁给身中奇毒的病王世子。 沈家寒静池的秘密,缥缈宫宫主,再到武王府的诅咒,一切的开端就从她被迫嫁入武王府开始…… 侯门争斗不休,宫廷争斗接踵而来。 她被卷入其中,为了活,只能踏着白骨而上,双手染满鲜血。 她说:谁让我不好过,我就让谁见不到明日的太阳!她步步为营狠心算计,誓要将害她之人,算计她的,送进无边地狱一世疾苦! 可时不时来捣乱的世子大人是怎么回事? 世子大人委屈道:娘子,床已暖好,就等娘子沐浴更衣了。

  • 许你良辰美景

    总裁 已完结

    顾小初生日当晚被悔婚羞辱,艳照更是满天飞,她发誓三个月后证清白,只是没想到一个陌生男人强行带走她。他是M国第一财团的未来继承人司空傲泽,这妖孽的美男紧捏着她的下巴,“如果三天后他还是没有出现,我就让人办了你!” 笑她白小初是丑八怪?他明明那么喜欢她的唇,总在上面流连不已,真是讨厌!可是谁告诉她,为什么她酒后竟然将厌恶的傲娇男扑倒了?自此以后,她再也甩不掉那个傲娇自大的恶魔,“白小初!你敢反抗我,我就让你身上全是我的味道……”事实证明,恶魔的话都是很灵验的……她不仅仅被刻上了他的烙印,肚子里还有一个臭小子时不时地打打筋斗,简直就是那恶魔的缩小版,呜,到底谁来救救可怜的她?

  • 权倾天下:傲娇王爷天才妃

    宅斗 连载中

    《芸汐传》原版小说《天才小毒妃》: 她是医学世家最卑微的废材丑女,人人可欺;他却是天宁国最尊贵的王,万众拥戴,权倾天下!大婚之日,花轿临门,秦王府大门紧闭,丢出一句“明日再来”。她孤身一人,踩着自尊一步一步踏入王府大门…… 殊不知:废材丑女实为貌美天才毒医! 新婚夜救刺客,她治完伤又保证:“大哥,你赶紧走吧,我不会揭发你的。” 谁知刺客却道:“洞房花烛夜,你要本王去哪里?

  • 老婆乖乖的

    宅斗 已完结

    一年前,他一纸婚书强娶了她,还经常提各种无耻的要求。 一年过后,他却无情地抛给她一纸离婚协议书。 本以为,他要了她,再抛弃她,他们两人之间的纠葛可以就此结束。 未曾想,已是前夫的他依旧不放过她…… 某夜…… “冷云天,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白依依万分无奈地看着步步逼近的他,无力地问道。 他只强势霸道的困住想跑的她,一面狠狠扔下一句话:“无论离不离婚,你的身体包括你的心都只能属于我,这辈子你都不许逃!”

  • 萌宝来袭

    宅斗 已完结

    “女人,我要包养你。” 一觉醒来,小包子变成了放大版的霸道总裁,扬言要包养她? 站在一边的高冷冰山男人,更是无耻,“我和他,你准备要谁?” 他是权倾天下的顾大少,一向视女人为粪土,却唯独对她宠之入骨,甚至宠起来,连亲儿子都虐。 “妈咪,要买我爹地咩?长得帅又有钱,还会洗衣做饭,0元带回家!” “勉强买了。” 可婚后,“少爷,少奶奶跑了。” “抓回来,压一次就老实了!” “少爷,少奶奶又跑了。” “抓回来!压两次!“ 次次被抓,次次被压,某女怒了,“顾瑾年,你无耻。” 他不满的看着身下的她,“看来还是没有学乖!”

  • 老婆快来我怀抱

    宅斗 已完结

    家族联姻,他婚后却三天两头和其她女人传出绯闻。有人笑着说:“孟太太,你绿了。”她也笑:“我何时不绿过?”媒体也嘲讽她有名无实,他却将她揽到怀里:“谁说无实?明明一夜七次!”然而,当他的初恋回国——“白童惜,签上你的名字,你我从此形同陌路,立刻滚出我的视线!”再遇,他霸道的将她锁进怀里,贴着她红唇情深低喃:“孟太太,你是我的,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更是……”她笑得冷艳:“这位不知名的先生,请问我们很熟吗?”他恣肆勾唇:“不熟么?那以往躺在我身下哭着求饶的是谁,你的双胞胎姐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