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入豪门:少爷宠妻无节制!

嫁入豪门:少爷宠妻无节制!

嫁入豪门:少爷宠妻无节制!

总裁豪门 连载中
182.7万万字
魔情小说

最近阅读:

我的天!全京城最可怕,最不可得罪的傅煜琛就这样华丽丽地砸在了夏未央的身上! 传说这个男人脾气暴躁,冷情禁欲,喜欢男人…… 然后她莫名其妙地就成为了少奶奶! “少爷,少奶奶想去坐游轮。”傅煜琛大手一挥,买下了一艘超级豪华游轮,让她随便玩! “少爷,少奶奶被黑手党绑架了!”半个小时之后,黑手党总部被大批直升机包围! 黑手党首领忍不住哀嚎:这特么绑架了总统夫人吧? “少爷,你老婆又惹事了。” “没事,我摆平。” 浴室里,氤氲的水汽当中,夏未央拿着搓澡的毛巾,一脸猥琐地给傅煜琛搓背。 傅煜琛:“不准乱摸,摸一摸三百多。” 夏未央坏坏的看着他,“先欠着,年结。”

展开

目录

最新章节:第983章 夏未央真的很想帮帮她

书评区

(共0条) 更多
0/200

猜你喜欢

  • 陆总宠妻套路多
  • 爱是可念不可说
  • 抱紧野蛮爱人
  • 权门娇妻:九爷情谋已久

    宅斗 连载中

    四九城皆知傅家九爷生性凉薄,邪佞乖戾,不近女色未有红颜。二十有七老处男一枚。知情者皆知:某年海外任务重伤伤及命根从此不举。阔别五年,小娇妻终于主动上门从此羊入虎口。可这身份问题让她为难。爸爸的战友同辈,唤作叔叔不为过。傅九爷从此改变人设,能苏,会撩,长情还专一,这等手段小白兔举双手投降。然一天事迹败露傅九爷坳人设端姿态,把某人锁在怀里发难。“音儿,我拿你当晚辈你却想睡我,嗯?”小白兔懵了嘤嘤嘤“九爷,请务必让我负责!”傅家人擅谋略,尚攻心,所以娇妻从小就要撩。众人:道理我都懂,请问九爷未婚妻哪里领?(1v1甜宠,双洁)

  • 你擒我不愿

    契约 已完结

    孟观源,韩氏二少,高学历,高智商,高——洁僻!女人在他眼里,是细菌。柳零,大龄剩女,身材一般,长相一般,学历一般,什么都一般。婚姻在她眼里,是麻烦。他被家族大老下了最后通谍,“年前结婚,给你五年自由。不然就乖乖回来接手企业。”“结婚,半年三百万。怎么样?”孟观源无比郁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怎么自己就看她顺眼了呢。“可以,外加一个条件;离婚后,一颗精子。”柳零笑得像只狐狸。得笔钱,离婚后,还能借颗精子的话,那绝对是赚到了。半年后。“孟先生,该离婚了。”“离什么婚,还是来研究研究怎么生孩子吧。”“喂,你的洁僻呢,我是细菌啊,碰了会感染了的。”“早就想感染了……”

  • 鬼手神医:这个王妃有点毒

    穿越 连载中

    行走三界的法医,穿越成宁王妃,刚来就得开膛破肚帮冤死的侧妃取出棺材子,名声鹊起,却引得王府一堆女人嫉妒憎恨,你们爱争争去,老子只爱尸体,只想重操旧业,下堂求去又如何? “摄政王,不是我说你,你为什么老色眯眯地看着我?就算我曾看过你光身子的模样,那也是我的损失好吗?我回去洗了多少次眼睛你知道不?” 摄政王;“本王做事一向公平,既然你看了本王觉得委屈,那本王就委屈自己看看你,脱吧……” “脱你妹……”

  • 老婆乖乖的

    宅斗 已完结

    一年前,他一纸婚书强娶了她,还经常提各种无耻的要求。 一年过后,他却无情地抛给她一纸离婚协议书。 本以为,他要了她,再抛弃她,他们两人之间的纠葛可以就此结束。 未曾想,已是前夫的他依旧不放过她…… 某夜…… “冷云天,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白依依万分无奈地看着步步逼近的他,无力地问道。 他只强势霸道的困住想跑的她,一面狠狠扔下一句话:“无论离不离婚,你的身体包括你的心都只能属于我,这辈子你都不许逃!”

  • 再娶妖娆弃妃

    宅斗 已完结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你嫁进门之前,没人教过你么?”“有,不过在我心里,从没把王爷您当成鸡和狗看,王爷您也千万别这样看低自己。”一朝穿越成容王府的下堂弃妃,人生已经很狗血,白莲花还天天找上门来闹事,姐把你当人看,你丫还非要学狗叫,看姐辣手摧花摧死你这朵白莲花。王爷老公时刻来找麻烦?不怕!姐上头有人,虐死渣男不手软。不过,眼前这是什么情况,她让王爷老公娶妾生子齐好家,他却“恩将仇报”只要她?“爱妃说得对,齐家治国平天下,本王先跟你生个娃齐好家,再来治国平天下。”渣男中的轰炸机,姐把你当闺蜜,你竟然想上我!渣男日日索欢喂不饱,如狼似虎把她压。某女炸毛:“渣男,你丫齐家齐够没?!”“还不够,本王打算齐一支蹴鞠队!”蹴鞠?蹴你妹啊!某女抚腰掀桌!王爷如此多娇,引娇妻王妃痛断腰啊!

  • 顾少夜夜宠

    宅斗 连载中

    人人都说,我一身名利全靠睡功,刚成年就援交,姘头一把,声名狼藉,低贱不堪。 却不想,因为一个意外的孩子,我嫁给了临城的国民老公。 只是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跟爱情无关。 我一直以为,他对我厌恶,是因为迫不得己娶了我。 殊不知,他心有所属,我阻了他重修旧好的路。 可当我想要成全,转身离去,却反手被这男人压在身下。 “顾子言,说好的绝不碰我呢?” 男人眉目清冷,矜贵高傲,“是你先碰的我!”